教海纵横

2011,我的外地学生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柯民军 发布时间:2013-01-15 浏览次数: 【字体:

被老鼠啃过的手指

  周三,早读过后,我开始上语文课。习惯性的目光扫过全班之后,我发现有一个座位空着。”“是小晴的。我望了望窗外灰蒙蒙的天,有一种异样掠过我心头。我匆匆跑去办公室找家长联系本。
  忙不迭地拨完一串手机号后,对方却告诉我“您拨的号码为空号”。外地的家长真的不一样,全家就留一个手机号给我,却还是空号。手机说停就会停,真是没有办法。
  心神不定。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孩子们提醒我门外有人。打开门,小晴进来了。惨白的小脸,红肿的眼睛。我问什么事,就是不回答。突然,我注意到了她的右手中指包着布,红红的药水顺着手指渗出包着的布,还是自己家的花布。我一下明白了,她哭,一定是为了这手指。
  “你的手指,怎么了?”不说话,就是不说话。泪汪汪的眼睛凝视着我。许久,吐出一句“被老鼠咬了……”“什么?”我真是不相信我的耳朵,有这么猖狂的老鼠吗?
  “被……被老鼠咬了!”这次,泪随着话语一起涌出。
  “去坐着吧,马上会好的。”我摸了一下她的头,安慰道,内心却泛起一阵酸。看着那件旧旧的,脱了线的脏棉衣,我能想象她住的环境有多差。想想自己的孩子和面前的孩子,我暗自叹了一口气。
  大课间活动的时候,小晴正和同学们在教室里穿进穿出,我忍不住想上前问个究竟。孩子毕竟是孩子,早晨那一脸的泪现在早已笑开了花。
  “我,我昨天晚上吃完糖,忘记洗手了……”“所以,老鼠就啃了她的手指,帮她洗了……”心急的耀扬站在一旁替小晴说,一脸的笑呼之欲出。“哈哈,哈哈哈……”孩子们推搡着笑成一团。不知谁不小心触碰到了小晴受伤的手指,“啊!”的一声,泪眼一片朦胧。”
  “老鼠喜欢她的糖手指呢!不知谁又喊了一声,小晴破涕为笑了。
  看着这些孩子,一个一个展着自己灿烂的笑,有一种淡淡的酸楚在我心头萦绕……

擦不去的地址

  小晴离开城西小学一(2)班已经有整整两星期了,可是黑板左下角留下的地址却依然在目。

  小晴,这个曾经被老鼠咬伤过手指的小女孩,突然告诉我:老师,我们的家被人拆了,我们没处住了。看着她蓬松的头发,沾了灰的衣服,我不敢多问。

  数学老师悄悄告诉我,说那天我不在,小晴的爸爸来询问过孩子转学的事。难道小晴要走了吗?我心里隐隐一震,还真有点舍不得。上个学期期末阶段开始,她一直是进步的,作业本上,字越来越端正,那笔画的舒展恰到好处;听写本上,连着翻下去好几次100分。我暗示孩子,老师挺喜欢你的。你舍

  “让爸爸再找个地方住吧,得离开吗?”小晴直摇头,看着我笑,两眼开心得眯成一条缝儿。

  天后,小晴又告诉我,“我爸爸找到住的地方了,他昨晚睡在那里了。”

  “哦,不走了吗?”

  “不走了!”先摇头,再是一脸的笑。引得旁边孩子们一阵欢呼,原来同学们也舍不得小晴走。难怪的,都相处半年多了。

  中午,小晴的爸爸来了。我猜想事情并不像孩子说的那样。果然,这个男人用焦急的语气向我描述当时发生的一切。“老师,你知道吗?那些人像黑社会的,把我们那里全给推倒了,我们没法住了!昨晚,我住在金三角,可孩子们和她妈妈住在这儿,孩子要读书,我……我两头跑。我也知道这里学校好,你们老师好!可是现在,我们……我们只能去陕西了……”看来,这个男人很为难,的确犹豫过走还是不走?

  “老师,老师你前几天的电视看了吧?我们那边的房子都被拆了……”看着我一直不说话,小晴的爸爸又 追问了一句。我实在想不出用什么合适的语言可以安慰他。

  我带着小晴的爸爸去了教导处办转学手续,可这个年轻的男人竟然不识字,折腾了好一会儿,叫来了小晴的妈妈才说清楚对方学校的全称。然后我又找了总务处的老师,想退还给他余下三个月的餐费。可惜,老师不在。“老师,我们不要了,没关系的。 ”大概他看着我忙着打电话联系快餐费,喘着气跑上跑下的,突然这样安慰我。我暗暗想:怎么可以呢?生活已经这么困难了。

  “没事没事,我这儿有,我可以先付你。 ”我从自己口袋里拿给了他。签字、写收条,该办的都办好后,我开始低头整理他剩下的资料。

  “老师,那我们明天就走了。 ”

  “嗯,好的。”我办了二十年来第一个完整的转学手续。

  “老师,我们……想要一个你的地址。”这个男人走到教室门口又折回来,拘谨地笑着,“我们想老师了,可以寄点年货给你!”第一次,听到如此直白的表达。

  “呵呵,好吧。 ”面对这么实诚的话语,这么纯粹的情谊,我第一次不加思索地把联系电话和地址留给了我的外地家长。

  ……

  周一,早上第一节课。我习惯性地清点人数后,定了定神,告诉大家:小晴随爸爸去了遥远的陕西,因为他们的家被拆了。我看见孩子们的目光都投向第二排那个空位,教室里一片静寂。小晴的同桌突然眼睛湿湿地看着我。我在黑板上写下了“神木县水磨河小学”,这是小晴留给我们的地址。

  直至今天,我知道孩子们谁都不愿意擦去这个地址,因为他们都想念那个皮肤白白,笑容灿烂的小晴同学。“神木县水磨河小学”,许是会定格在一(2)班每一个孩子的心中了……

我知道你懂的

5月29日星期二晴

  大巴车到绍兴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两点。我真累了,很想回家。连着几天听讲座,专家在台上走马灯似地换,这样的生活对于我已经很不适应。可是我不去办公室同事得顶我的课,我那群灰不溜秋的“丑小鸭”们也许正“群龙无首”,眼巴巴地等着我回去“镇压”。唉,罢了罢了,回家也是睡不着的。心急火燎地到学校,正巧还能赶着上一节半课。我一进教室就不容置疑地说:我要上语文“把语文书放好,课。 ”讲台下一阵忙碌之后,马上安静了下来,特别静。四十三双小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我!“哈哈,臭家伙,几天不见,想是记挂我了。 ”我心里一阵得意。

  我这节课上的是《地球爷爷的手》,回顾课文内容之后,我问:

  “小猴为什么想到请小兔吃桃子?你能从文中找到答案吗? ”马上有一只小手举起,站起来说:因为桃子又大又红,一定很好吃,所以小猴请小兔吃桃子。很好,周鑫这次没胡扯。能从下文找答案了。有长进!我一阵暗喜。一找就找到了!我及时肯定了他。

  “我就知道你懂的,”角落里还有举手的,我马上也请他站起来:因为他们俩一起在大树下玩,很要好。看见桃子了,所以就想一起吃……哦,这个孩子在无意识中帮我渗透了同伴间要友爱相处的思想教育,我不禁加了一句“看来你也读懂了呢! ”孩子们都对这个平时不太发言的同伴报以欣赏的目光。

  “那小猴是怎样和爸爸说的呢?谁来试着读一读? ”我开始指导课文中的对话练习。孩子们都读出了小猴的有礼貌,可惜,孩子们对地球爷爷这个人物感到无从把握,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气来读。我暗示孩子们注意称呼,因为爷爷年纪大了!终于

  “是地球爷爷!要慢一点,”小小的沁霖站起来兴奋地说。我很激动,因为说出了我想要的。“嗓子还要粗一点! ”另一个孩子坐在那里补充。我知道,汪颖涛又懒得站起来了,放肆地坐在那里随便插嘴。可我忍住没点名批评,因为他说的很对,也怕扫了众多孩子刚刚燃起来的热情。

  “哦,原来你们都懂的啊!太厉害了! ”我的表扬显然是夸大了,可孩子们听得很舒服。他们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都坐正了,还不甘寂寞地又举起了一只手,还要有

  “老师,精神,因为地球爷爷很神奇,有很大……很大……的力气! ””

  “对! 我向他竖起了大拇指。我真正意识到了同伴竞争的作用,更体会到了鼓励背后自信的力量。

  后来是我主动要求当了一回地球爷爷,孩子们都同意给我一次表现的机会。事后,他们对我声情并茂的朗读非常满意。纷纷学着我的样儿,新鲜而又开心地当起了地球爷爷,主动开始了一遍遍的练读。

  我知道,坐在这个教室里的很多孩子远远比不上市区的孩子来得灵动。一句“我知道你懂的”既是对前者的肯定,也是对后来发言者的激励;即便是有些对文本暂时不理解的孩子,也会在“你们都读懂了”中,平添了几分勇气,也未尝不可。

  临放学的时候,我对孩子们说:我们得加油。因为落下了好多节语文课,我们得赶上别的班级。末了,我又加了一句:我知道你们都懂的。我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们,四十三双眼睛都回应我,使劲点头……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