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鲁韵文化>立人校刊>第八期>德育园地 >详细内容

德育园地

为教师的心理误区解码—浅探教师面对学生犯错的心理误区与解对策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莫 岚 发布时间:2010-10-27 浏览次数: 【字体:

  “意为先,而后行。”有什么样的心理意念,就会有什么样的行为举措。教师的心理意念直接影响到教育行为的最终效果。我们每天面对着天真烂漫的孩子,他们有的懵懵懂懂,有的调皮捣蛋,有

的大大咧咧,不经意间总会犯下这样或那样的错误。心理学家盖耶认为:“谁不考虑尝试错误,不允许学生犯错误,就将错过最富有成效的教育时刻。”但很多教师在处理学生犯错的问题时,往往走入

心理误区,而就是这样的误区,直接影响着引导、教育孩子的最佳契机。因此教师面对学生错误时的心理误区,以及跨越突破心里误区的对策,是一个值得我们追寻的话题。

一、走进心理误区,为教师情绪把脉:

怒火中烧式——情绪化心理

  学校要进行“清洁校园”卫生大检查了,我在班级里认真巡视检查,要知道这可是全班同学辛苦忙碌了一个下午的“战果”。突然,一个孩子随手将擦过钢笔的白纸扔到了地上。我当时特别激动,

劈头盖脸地指着那个孩子一顿训斥:“你怎么回事?我强调过多少次了,你还这样随便乱扔垃圾,你有没有责任感?你有没有集体主义精神?你有没有看到那么多同学在一起打扫多辛苦啊?今天扔一张
纸,明天扔两张纸,你这个人以后到了社会上,就是一个一点都没有文明意识的人!”
  每次当学生犯错时,很多老师不由地心里就会燃烧起一团火,这熊熊的怒火会直接产生厌恶情绪。生气激动的情绪会让老师人为地扩大学生所犯的错误。而这样失控的情绪,这样的心理往往会使
我们对学生的错误产生不公正的评判,也就容易使我们给予学生一些不公正的批评与对待,从而使学生对老师产生误会与恼恨,教育非但没有效果,反而会起反作用。

严惩不贷式——权威化心理

  为了提高值日小组的劳动效率,我规定每天傍晚做值日用时15分,如果超过时间不能完成就要严厉惩罚。一次,我去检查孩子们的值日完成情况,却发现15分钟过去了,值日仅仅只做了一半。“你
们怎么会这么慢吞吞的!我不是说过必须15分钟内完成吗?你们不用解释,给我重做一个星期!”没有给孩子辩解的机会,我抛下话,径直回到了办公室。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严是爱、松是害”中国的传统教育方法强调严格。而中国教师素有说一不二的权威性也让自己不会蹲下身子,倾听孩子们的声音。越严格就是对学生越好。一旦学生出现

错误,就要严厉的惩罚。很多老师认为,只有最严厉的惩罚才能让学生记住自己的过失,也只有这样教育才能有效果。这其实也是老师的另一个心理误区。

以偏概全式——定性化心理

  “老师,不好了,小安和别的同学又打起来了!王老师让你去帮忙”班长心急火燎地冲进办公室,向我求助。我赶紧跑进教室,像消防员一样地去“救火”。一进教室,我就把小安“拎”到讲台前

,怒不可遏地指着小安批评道:“小安,又是你!你怎么老是这样!做作业,你最慢,打别人,你最强。你从来没有干过一件好事!有你这样的垃圾学生,真是我们班级最大最大的悲哀!”
  很多时候,我们老师会根据孩子以往的表现,用一种固有的眼光去看待犯错的学生,尤其是那些顽童。其实这就是一种典型的光环效应,一种以偏盖全的心理误区。教师将一个人的缺点变成光圈被
夸大,其他的优点也就退隐到光圈背后视而不见了。对这种犯错孩子定性化心理,同样是老师在批评犯错学生中的一种错误心理。这种定性化的否定,不仅会严重打击学生的自尊型,挫伤他们的自信心

,甚至会毁掉学生的一生。面对犯错误的学生,我们应平心静气地帮助他们分析原因,让他们明白自己的错误程度,不能根据他以往的表现,草率地对他的错误定性。

斩草除根式——急迫性心理

  小伟是一个十足的游戏迷,在电脑上玩游戏可是他最大的乐趣。一次他妈妈来找我,要求我能教育一下小伟,让他戒掉玩游戏的瘾。于是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和小伟交流了一个多小时。他也信
誓旦旦地答应我,一定做到不玩游戏了。第二天,我找到小伟关切地问他:“你昨天玩游戏了吗?”小伟迟疑了一下,点点头:“不过我只玩了一会儿!”“一会儿也不行,我跟你不是说过了吗?你怎

么可以这样说话不算话呢!你还是不是男子汉?!”我一顿数落,小伟的头一直低着,始终没敢抬起来。
  教育是一种慢的艺术,它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绝不可能一撮而就。但是我们很多老师面对犯错的学生,总是急于求成,希望自己强调的东西永久地载入学生的记忆,学生能够一次性的改掉自
己的错误行为。“一次性斩草除根”的心理也是一种误区。孩子们对于错误的认识和改正,需要一个长期、反复的过程。虽然教师本身的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因此当孩子再重复犯同样的
错误时,老师对孩子教育的渴望热情也就会随之减少。认为自己的苦口婆心,换来了一成不变的结果。这种教育犯错学生急迫的心理只会阻碍学生的成长。

二、走出误区,为教育寻求良方

  每个人都是在不断地犯错、认错、知错、改错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作为教师,我们的教育需要在正确地认识与分析学生的错误,突破面对学生错误时常有的心里误区,采取合理的、智慧的、人性
的教育方式,才能真正引导学生健康快乐的成长。
(一)怒到顶点时,克制隐忍,听一听

  作为教者,面对千姿百态的学生,难免会碰到被某个学生的言行触怒而大动肝火的事情。此时此刻,千万不能感情用事,把矛盾激化,从而造成对立的情绪,使师生关系紧张。我们或许很难做到以
欣赏的眼光看待那些犯错的同学,但不妨耐心地蹲下身子,倾听孩子的心声,或许只有这样,你才不会错过教育的最佳时机。记得有一次,我带学生到校内红领巾植物园活动,在入口处,一男孩停住脚
步,冲着院内“爱护花草树木,严禁践踏草坪”的宣传牌扮了个鬼脸,还说了句“讨厌”方才离开。当时见状,我十分生气,但是为了不影响其他孩子的兴致,我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没有立刻追究他的
错误。当孩子们观察完毕,返回教室,拿着自己的“诗作”让我欣赏时,我这才忍不住刚要数落起那个男孩子,没想到他便委屈地大哭起来,说这块牌子不好,学校红领巾广播站早就说了,红领巾植物
园向每个同学开放,这又不让“践踏”,自相矛盾,所以我觉得它很讨厌。其他同学也纷纷发表意见,有的说,这牌子太严肃了,我不喜欢;有的说,它的语言不美,和碧绿的草坪、美丽的鲜花不相衬

……看着孩子们一脸的认真,再看看正要被批评的男孩子眼角边闪动的泪花,我突然觉得原来我认为不可原谅的错误,在孩子眼里却有那么多可以原谅的理由。这一刻,我明白了倾听孩子的心里话,这

样或许可以消除你内心的怒气,可以让你心平气和地教育、引导孩子。

(二)使用权威时,宽容理解,笑一笑

  爱因斯坦曾经指出:“善于宽容也是教育修养的感情问题。宽容之中蕴含的了解、信任、等待,表明了教育者对自己教育对象积累了足够的信心,也渗透了一种对事业、对孩子诚挚的热爱。”宽容
不是对学生过错行为的消极迁就,而是温情提醒,原谅他们的年幼无知和不成熟。因此,宽容也是一种促使学生健康成长的态度;是对学生的一种信任与期望、尊重与保护、促进与等待。教师这种认可
和容忍的态度,可以使学生产生相应的态度体验。宽容的力量是巨大的,他能激发学生对教师的爱戴和尊重,焕发学生积极向上的信心与热情。正如《论语》中所说:“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

我。”即不要主观臆测、不要武断专横、不要固执己见、不要自以为是。教师要能接纳学生,横加指责或许维护了师道的“威严”,却以牺牲自身的威信为代价。教师要想在学生中享受崇高的威信,那

么在处理学生犯错时尤其不能迷信权威,要采用比较温柔的方式,用良好的师德和修养去感染学生,宽厚地笑一笑,以求得师生之间情感上的共鸣、心灵上的沟通,这样才是批评教育学生的最优化手段

。记得一次,班里学生正在进行语文单元考试,考试还剩15分钟,我抬头想提醒学生时间快到了,忽然一个飘忽不定、躲躲闪闪的眼神纳入了我的视线,很快的那眼神又慌慌张张地躲了起来。我心头不

禁一颤:张林在作弊!一时间欢愉的心情烟消云散了,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我曾对全班学生说过,作弊相当于说谎,是绝对不能原谅的。我不动声色地走过去,这时我发现张林的目光不再是慌慌张张

,而是变得恐怖起来。终于,我走到了他的面前,那目光近乎于哀求起来。如果在平时,我早就大发雷霆了,可今天我看到张林目光的变化,心想,如果我拿出老师的权威,狠狠地批评他,会不会让孩

子无地自容啊呢?于是我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走到他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朝他笑了笑,没说什么就走开了。我想我的这个表情一定会使他明白些什么。教室还是那样安静,这件事发生的那么

突然,结束的那样平静。这不仅仅是目光的交汇,也是一次心灵的震撼和陶冶,它不仅教育了张林也使我懂得:作为教师应懂得宽容。笑一笑就能孩子认识错误,这就是教师权威的最好体现。

(三)伤心失望时,不全盘否定,找一找

  教师面对学生反复犯错时,难免会伤心失望,甚至很多老师会产生干脆放手不管,任其发展的想法。很多老师会因为学生现在的错误,翻旧账,将学生以前的错误全部“一网打尽”。很多教师会
用:“你总是……”“你永远是……”“你从来……”这样的话语全盘否定学生。其实,对于反复重复同样错误的学生,老师一定要有充分的耐心和心理准备,并试图从学生的身上寻找到的可取之处。

通过放大他的优点来喜欢上这个孩子,以优点为牵引,让孩子慢慢地将自己的错误改正过来。要以“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意境打动学生,将严厉的批评化为期望建议,诱发和鼓舞学生克服困难,改正错

误而不是大声呵斥,一棍子将他“打死”。我们班上有一位名叫小涛的小男孩,长得白白净净,看上去十分的文气。个性内向的他不太爱与人交流,总是安安静静地做着自己的事。长相文气的他却经常

犯同样的错误——喜欢拿别人的东西。不管我是高声呵斥还是循循善诱,他总是屡教不改,批评时态度端正,一回头又故态重萌。慢慢地,我对他失去了信心,认为他就是一个“死性不改”的家伙。小

伟因为父母工作很忙,总是第一个来学校,又总是最后一个离开。针对这样的情况,我萌生了这样一个想法,聘他为我们班级里保管员,郑重其事地将班级的钥匙交给了他。接下来,他很用心地保护着

班级里的每一样物品。早上到校,他会清点教室里的物品,傍晚离开时,他会再整理好每一样摆设。渐渐地,小伟的错误不再出现,他在我的眼中俨然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孩子了。
  一张白纸上,有一块污点,我们看到了污点,但不能忽略了其余大块的白纸。情绪化、权威性等心理误区的存在犹如透过一块蒙着灰渍的玻璃去观察外面的世界,先入为主的阴影让一切暗淡无光。
让我们擦亮玻璃,这样,透过明净的窗户,看到的必将是焕然一新的景观。

打印正文